美高梅澳门官网 > 故事小说 > 第十九歌:坠落 偶像歌手杀人事件 赤川次郎

原标题:第十九歌:坠落 偶像歌手杀人事件 赤川次郎

浏览次数:100 时间:2019-08-05

启子坐在电视台大厅,昏昏欲睡的。剑崎参加座谈节目,她则在等他下节目。有时候会有几个认识启子的人:“哦,阿启!”说了一声就走了。启子也只是应付应付的:“你好……”“阿启,还好吗?”“哎……”烦死人了。……走开啦,人家正困着。“阿启……”“你好。”刚刚是谁?管他,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启子!”“唷,聪子……”聪子?今天是上什么节目?……聪子……。“……聪子?”启子一下子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大厅里来来往往地走着忙碌的人群。刚刚……是梦吗?“呼,吓了一跳!”说着又坐回椅子上,叹了口气。“唷!”启子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井关真弓来了。“你好。”启子招呼道。“这下可惨了,好不容易可以发了,当然啦,那个女孩也是啦。……可是,像这种偶像,怎么说也红不久的。只有再找了。”真弓快嘴快舌地说了一大串,“好了,我走啦!”很快地走掉了。“无聊!”说着扮了个鬼脸。“你还是老样子啊。”有个愉快的声音说道,回头一看,原来是田中刑警。“是你!”“真是抱歉得很。……我一直在找你哪!”“我也是,一直想见你。”“我知道,不过,我前一阵子老是东奔西跑的。”田中坐了下来,“今天是陪剑崎来的?”“嗯。”“我想请你带我去一个地方。什么时候可以走?”“现在。”启子马上回答。“可是,你不等他的话……”“没关系。他又不是小孩子。”启子很快的起身。坐到田中的车里,启子问:“上那里去呢?”“你很熟悉的地方。”田中也是老样子,不急不徐的调调儿。天慢慢的黑了。不过,太阳出来的时间还是比较长,天空一片晴朗,也很热。“哇,九州真是热啊。”田中道。“你是要谈这件事吗?”“不是的。对不起,请别生气。……我也是聪子的影迷,也很困扰的。”“凶手抓到了吗?”启子问道。“什么凶手?”“当然是杀聪子的凶手。”“哦,是这个啊!”田中想了想,“大概不抓了吧。”“什么!”坐在前座的启子生气地盯着前方,“就这样放弃,警察是怎么干的?”然后从后座有个声音传来:“别那么生气嘛,启子!”启子缓缓地回过头来,……只见聪子一脸顽皮笑容的看着启子。“聪子!……”“好久不见。”聪子大大地行了个礼。“……等一下!田中先生,把车停下来!”启子大声道。车子停在路边,启子马上跳到后座。当然,是出了车子后再跳进车子的。“讨厌!让人家担心死了!”启子眼眶充满了泪,“我打你屁股哦!”“对不起。我是和田中商量过的。”“是我不好。”田中回头道,“你会打我屁股吗?”“省了!”……三个人笑成一团。车子再开动时,启子喘了一口大气:“我说嘛,我绝不相信你死了。你怎么可能会死嘛!惠一早知道了吗?”“嗯。”“好家伙!在我面前老实得很,真是受不了你们!”启子苦笑道,“惠一也有演戏的天份哦!”“怎么样?……可是,让你们担心,对不起,真的。”“一定有什么理由吧?可是,你怎么从那部着火的车子脱身的?”“一开始我就没上车啊!”“什么?”“当时的助理,全是警方的人扮的。人那么多,在现场谁也不知道。”“那,你只是走过去-……。可是,我明明看到你上了车的。”“我和警察们一起走了。在里面很快地换了衣服。加上周围一堆人在忙着准备,多一个也没人注意,我走到一半转了个方向,躲在斜坡的另一边,然后……”“我就等在那里。”田中道。“我就想不透,那么重要的时刻,怎么不见你的影子?”“对不起。”这回是田中道的歉,“我在那里把聪子给带走的,就这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做?”“那部车子啊,”聪子道,“有人动过手脚。车顶打不开,而且也被点上火。”“那……”“凶手八成以为自己得逞了。当然里面也没什么人被烧死。”“到底是谁做的?”“动手脚的是管道具的人。”田中道,“可是,就算把他抓了也没用。他也是受人指使的。”“那,就是还有个主使人了?”“嗯。……那个管理道具的,一定也是欺负留美子的其中一个。”“到底是谁做的?”“马上就可以知道了。”田中回答道。启子往窗外一看,“咦,这不是……”“马上就到摄影棚了,今天应该是要补拍‘杀意的三棱镜’的。……聪子,”田中道,“你再躲一下。”“好。”聪子躺在椅子上,缩成一团,然后拿条毛毯盖着。“我在这里,你好象太挤了。”启子有点不知所措地说道。很快地,看得到摄影棚的大门。“田中先生,那个叫太田的摄影记者,他的相机里拍的是什么人,知道了吗?”“嗯,拍的时候有点晃动,为了确认着实花了些工夫,不过,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了。”“那……”“可是,光凭相片,也不能认定他就是下手的人。”是啊。……启子看了看摄影棚大门,问道:“我们现在到底要做什么?”“嗯,要做什么呢?”田中气定神闲地说道。启子从后座狠狠地瞪了田中一眼……。“阿启啊,是你!”峰川看到走进棚内的启子,喊道。“您好!”启子打了招呼,看了看嘈杂的摄影棚。“你特地来看的?”“嗯。……我还是会挂念着这部片子的。”“我知道,我知道。我自己也是啊!”启子忽然把眼光停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她的背影,很像聪子。“导演,她是?”“对,替身。我只能从背影想办法连戏了。”“辛苦您了。”“不……”峰川低声道,“真正辛苦的,是……他。”有个人穿着白色套装,一副做作的态势,原来就是君永始。和他说话的,正是刚才在电视台和启子遇见的井关真弓。她也刚刚到的吗?“今天就他们俩上戏吗?”“老太太概快来了吧!”话还没完,棚里就响了声:“早啊!”正是松原市朗。他走到峰川身边:“哦。……阿启也来了?”“您辛苦了。”“今天真的是最后了。”“是啊!”“唉!失掉一个那么有前途的孩子,我心情很不好。我老觉得是我的错。”“不,没这回事。”启子应道。启子这会儿也可以当演员了。脸上绝不能露出半点高兴的神色。“……导演。要调摄影机了。”有人叫道。“好!失陪一下。”峰川大步地走了过去。松原依然站在启子身边。奇怪了,他居然没走到井关真弓的身边。启子察觉到,松原是真的和真弓分手了。……三十分后,开始排演。背景是松原宅邸的客厅。摄影机是利用仰角拍摄,所以天花板也只搭了一半,仅只进画面的部分。吊灯也是用真的,照得一片光亮。虽不便宜,可是用真的才有那种味道。松原穿着睡袍,坐在布景的沙发上,消磨时间。……峰川正在教井关真弓怎么演。君永始可能是感觉到有人注意他,今天特别地活蹦乱跳。“喂!”松原叫君永。“是!”君永始飞快地走过来。“稳着点!难看!”“对不起。”君永始吐了吐舌头。……这更不象话。松原苦着张脸,想说的全写在脸上了。“……好,试一次!”副导演大叫道。棚里的气氛一改,峰川站到摄影机旁边。启子两手放在胸前,紧盯着里面的一切。

“你得再喘着气跑来!”峰川叫道:“然后,感觉好象从隔壁房间来的。”“是。”君永始气喘吁吁地,不好意思地回答。“重来一次。……喂,把松原先生的脸修一下!”客厅里坐着松原。里面有个家庭式的酒吧,然后饰演聪子角色的女孩,面对着吧台,背对着摄影机。井关真弓则站在她相反的方向。这时候君永始跑了进来。君永始因为担心聪子,知道有危险,但还是来了。可是那种紧张的感觉,老是演不出来。排演的时候,每回都停在这里。“好,准备……开始!”峰川也相当疲累的样子。真弓和松原要对词。然后过一会儿,君永始嗒嗒嗒嗒地跑来。这回勉强过关。峰川这次没喊停,然后点头道:“OK。这回正式来。化妆师,补妆!”灯光很强,很容易出汗。代替聪子演戏的女孩,离开现场一下,马上又回来。头发好象重新梳过了。“这次正式来,请肃静!”副导演对四周叫道。“这次一次就要让它OK。……准备!”忽然间,启子看到站在吧台前背对着自己,代聪子上戏的女孩。她……。“开始!”峰川的声音响了起来。真弓和松原对话,然后君永始跑了进来,这回演得很逼真。君永始向松原迫近。……真弓叉开腿挡在松原面前,把两个人隔开。布景的内侧,只君永始一个人站着。这个时候……轧地一声,有东西在吱吱作响。“危险!”有人叫道。布景的天花板一个劲儿地掉了下来。好大的一声,因为摄影棚内有回音,所以听来更大声了。然后扬起一片白色的灰尘。……每个人都吓呆了,钉着没法动。“君永……”松原站起身来。站在天花板下的正是君永,看来不可能毫发无伤。“怎么回事?”峰川楞住了,“喂!大家把这个抬起来!”大家听到了,总算回过神来。一起跑向掉落的天花板。可是,这个布景相当重,好象抬不起来的样子。“叫救护车!”峰川大叫道。副导演正要跑出去时,有个女孩道:“没这个必要。”每一个人都不敢相信地往说话人的方向一看。“……聪子!”峰川不觉惊叫起来。……聪子,就坐在吧台上。她已替换代替她出场的女孩子。情况有点复杂。“害您担心了。”聪子从吧台上轻轻巧巧地跳了下来。“你还活着!”峰川兴奋道,“坏东西,害我差一点也没命!”“对不起,导演。”聪子跑向峰川,亲了亲他的脸颊,“……我要请您原谅!”“如果你只这么一下,我不饶你哦!”峰川笑着,抱紧聪子。“呃,对不起。”布景后走出田中来。“是你?”“全是我的错。我一心只想抓凶手。”“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君永呢?”“他没事,在那里。”君永始灰头土脸地出现。“……呼,吓了我一跳!”“你真命大!”井关真弓走近君永,“有没有受伤?”“好象没有……。天花板掉下来的同时,布景的地板也往下陷了个洞。”“往下?”“是我把那个地板先动了一下手脚的。”田中道。“那,你早知道会有这回事?”峰川指了指塌下来的天花板。“嗯。我也知道是谁下的手。”“下手?你是说有那个王八蛋故意设计的?”“怎么会……”君永笑道:“只是个意外而已,没啥好大惊小怪的。”“哦?”田中道。“当然啦。……在这里的每个人,谁都希望这部片子能够完成,拚了命在工作的。绝不会有人去做这种事,再说,我也不值得别人这么大费周章地来设计啊!”田中点头道:“哦,你倒是说得振振有词,可惜的是,我一点都没法子接受你的说法。的确是有人要你的命。但是你居然还辩称没这回事。我倒觉得真有这回事呢!”“那是……”“那就是……”聪子道:“如果揭发下手的人,你也会有麻烦了。”“你是什么意思?”君永看着聪子道。“就是你,对我的好朋友下的毒手。然后,你又杀了那个叫芳村志乃的女孩子。”……现场鸦雀无声。“聪子,是真的吗?”松原道。“是的,而且还有人知情。但是知情的人也有不可告人的事让君永当成把柄,所以不敢说。”“那是谁?”松原站了起来,狠狠地盯着周遭,的确很有威严。“……就是动手设计破坏这个天花板的人!”田中道:“我们已经在这里逮捕到他了。”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扯了个人进来,正是小林准一。“哥!”井关真弓脸已青得发白。“是小林?”松原也楞住了,“……怎么会是小林?”“他是想把君永始杀了。”田中答道:“在这之前,他一直被君永压着。”“不要说了!”井关真弓蹲了下来,哭道。“……不是为了钱。”小林道:“不是为了钱。这个家伙一直想把真弓玩弄于股掌之间。”君永青白着一张脸,紧紧地瞧着田中的举动。“……君永他知道,小林先生和真弓小姐不仅是兄妹,同时也是情侣。”每个人都哑口无言,面面相觑。“哦!”峰川点头道:“那个摄影记者拍到的独家报导原来……”“如果是一般的情侣,犯不着杀人抢底片。”田中道:“但是,如果是兄妹可就不成了。会变成大大的丑闻,所以小林把太田杀死抢了底片。但是,这个太田也很不简单,把那部真的拍了的有中心快门的相机藏了起来,拿那台单眼相机里面的底片给他。而那卷没交出去的,正是拍到小林和真弓的那一巷。”“君永因为一直知道他们俩的关系,注意到杀了太田的正是小林。……而且君永对我的好朋友下手的时候,真弓也一副乐在其中的看着。”“和君永一起下手的副导,全都说了。”田中道,“在拍外景的地方,他动手把聪子的车顶弄得没法打开,这一切全看在我眼里。”“更过分的是,你一发现我正在调查我朋友的那件事时,居然对那个叫芳村志乃的人下手!”“凡事太过分,都会失败。”田中点头,“你是打算向聪子挑战吗?”君永好象泄了气的皮球,撇着嘴笑着。这可不是在那个偶像“君永始”脸上的表情。“我性好如此,尤其是对年轻女孩子。”君永道,“当然,像真弓一样的也不差。”“好家伙……”松原胀红了脸,走近君永。“危险!”聪子叫道。君永的手里闪着一把刀子,手法相当熟练。咻地一声。“啊!”君永手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站不稳。白上衣的袖管上插着聪子掷过来的刀子。田中跑了过来,拿掉君永手上的刀子:“痛吗?”“让阁下你糟蹋了的女孩子、杀害了的女孩子比这更痛苦!”……田中带着君永、小林,还有井关真弓走出摄影棚。一时之间,没有人开口。聪子站到松原面前:“让您这么麻烦,很抱歉。”说着行了个礼,“希望藉您的大力,可不可以让这部片子顺利上演?”“该道歉的是我。”松原痛苦地说:“没想到君永……,还有真弓。”“不过,聪子真的报了仇了。”峰川道:“这样也好。……虽然我不会有什么金钱上的损失,但是这部片要是被冰在仓库里……”“绝不会!”松原很激动地说:“谁敢把这部大杰作给冰起来?……我一定要让它上演!”“喂,导演!”松原道:“有没有非补拍不可的镜头?”“只要聪子一回来,凡事迎刃而解。”“那就这么决定了。”松原笑道:“追加的制作费,我来想办法。你就继续拍,拍到你满意为止。”峰川的脸,好象一下年轻了十岁似的。在场的人都同意这个说法。这时候,“喂,阿启!”剑崎一脸不快地走了进来。“怎么啦?”“不是‘怎么啦’,你从来不会把我一个人丢在电视台的。发生什么事了?外面一堆警车刚开走。”“嗯……。唉,很多事啦。”“补拍的有没有我的份?”“现在开始吧!”峰川道:“再加你和聪子的感情戏。”“要我和鬼Kiss吗?”毫不知情的剑崎苦笑道。“怎么,不合你意吗?”聪子在背后说道。剑崎回过头来……“真是丢脸的男主角!”启子道。“不要这么说,我可是纯情得很哩!”剑崎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连喝了几口威士忌,脸都红了。“而且还昏了过去!”“真想亲眼看看!”惠一道。……这里是聪子的住处。这时候是棚里的骚动已经整整过了一天之后的夜晚。电视、杂志也是大炒特炒。想当然耳。宣称死了,引起一阵大骚动的偶像明星又活了过来,而且还为受了凌辱而自杀的好朋友报了仇。“记者招待会,访问,一天之内不知几回。”聪子道,“我累死了!”“辛苦了。不过,还好你没事。”“这倒是真的。”一起坐在餐桌前的田中刑警说道。“绑架惠一的也是那个副导。”“好象收了君永的钱。看来,从那一次东留美子的事之后,他每次都参与。”“大坏蛋!”“给社长的黑函,是谁寄的?”启子问道。田中微微不好意思地说:“那,是我的手笔。”“嘎?”“是山内社长来找我商量的。他很担心聪子小姐的事。后来商量的结果就是捏造了那封黑函,好有借口出差。”“真是服了你!”启子道,“伟大的刑警先生!”“打电话到我房里来的那个自称是凶手的,也就是那个副导-?”聪子问道,“因为我不认得他的声音。”“他很得意自己能任意玩弄女孩子。”“不过,他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剑崎吐了口气,“总之……事情到此为止,全部解决了。”“是啊……。可是,我倒没什么结束的感觉。”聪子道。“为什么?”“电影工作是做不完的!”聪子喝了点酒,脸色也红润了起来,“我会闯进这一行,是为了替留美子报仇。仇也报完了……。”“喂!”剑崎不安道:“你该不会是梦说从此‘回去过着普通女孩子的生活’吧!”“我是这么考虑着。”剑崎和田中听到聪子如是说,互看一眼。“反对!”同时叫了起来,“绝对反对!”“我要坚持,并且粉碎你的那种意念!”连田中都挥舞起拳头,“你要是退出,我就逮捕你!”“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启子大笑道:“聪子!”“嗯!”聪子一脸恶作剧的笑容,“这次上映的电影票,要请田中先生员一千张左右。”“一千张?”田中脸都发白,“呃,呃,公务员的薪水,说穿了也……”

本文由美高梅澳门官网发布于故事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九歌:坠落 偶像歌手杀人事件 赤川次郎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章:危急坡道 偶像歌唱家杀人事件 赤川次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