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澳门官网 > 故事小说 > 【梧桐小说】爱上谎言

原标题:【梧桐小说】爱上谎言

浏览次数:162 时间:2019-10-18

在东北乡横行无忌、子孙遍布四海的传奇鼠王张小鼠颓唐地望着儿孙们狼藉的尸体,它欲哭无泪,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和自信豪迈!
  曾经的张小鼠拥有健硕的身姿,超高的智慧,无以伦比的性能力,它妻妾成群,子孙众多,在丰饶的东北乡土地上囤粮招兵,雄霸一方。
  而今!东北乡农民改变了以往只知一味种粮的传统,他们在东北乡土地上支起了白色的大棚,在大棚里蓬勃生长着葡萄、西瓜、甜瓜、南瓜、黄瓜、西葫芦、西红柿、茄子、白菜、大蒜、小葱、韭菜等农作物,应有尽有。
  在各种瓜果蔬菜大丰收却统统滞销时,他们打开手机,调准摄像头,然后把瓜果蔬菜滞销积攒下的愤怒发泄出来,他们嘴里叫骂着:“看看吧!都看看吧!老百姓们不容易啊!老农民,不容易啊!辛辛苦苦种出来的东西没人要啊……”
  他们手砸脚踹,他们开着三马子往沟里倾泄,引来了成群的苍蝇,引来了张小鼠的子子孙孙,他们尽情享受着瓜果蔬菜的美味,吃相很狼狈,心情很愉悦,不用付出劳动能够填饱肚子不正是鼠辈们的心愿吗?
  张小鼠深知“乐极生悲”这个恒古不变的真理,这个经受过无数次检验的真理正在张小鼠和它的子孙们身上应验。
  愚蠢的人类自以为增加了农作物产量,减少了劳动力,就可以创造出更大的价值,殊不知,天下哪里有免费的午餐,面对着各类转基因农作物还有自己不断减退的性能力,张小鼠终于感到了生存的危机,曾经勤劳勇敢的东北乡农民们不避烈日暴晒,挥汗如雨。他们世世代代与张小鼠的祖先斗智斗勇,收获着劳动的果实。
  张小鼠最美丽的小妾翘起它性感浑圆的臀,它晶莹多情的双目之中满是对欲望的深深渴求。
  张小鼠面对着子孙们腐臭作呕的躯体,胃里还有昨夜没有消化殆尽的转基因大豆,彻底失去了作爱的冲动,它美丽的小妾眼中顿时泛起了泪花儿,满是幽怨与哀愁,悻悻地爬到被一群黑压压的苍蝇攻陷的一堆西红柿旁,同时,它也在搜索着其它雄壮的老鼠。
  “天道轮回”,张小鼠嘴里喃喃感叹着鼠生的不易,想起自己的老朋友李宗余,这个东北乡里的异类,他穷困、潦倒、正直、刚正、执着、诚实又任性这些以往人们心中优秀的品质,如今被人们所鄙夷、轻贱、不屑一顾,淹没在社会的滚滚物欲之下。
  东北乡党委书记成不世满脸堆笑,他站在烈日之中,他看着东北乡的父老乡亲,满怀深情地说:“我的乡亲们,你们就是我们的主人,我们的爹和娘,如今,市场销路不好,我们种植的瓜果蔬菜出现了暂时的滞销,这是谁的责任呢?我们的责任,这是我的责任!我们会负责到底,会积极拓展销路,田间路照修不误,美丽乡村建设依旧不改,并且顺应时代发展,站在了互联网的风口浪尖,千方百计地为人民群众创造就业岗位,增加咱农民兄弟的收入,为建设美丽富饶的东北乡添砖加瓦,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
  乡亲们的脸上露出了笑意,纷纷说:“这是市场的事儿,怎么能怪书记呢?”
  “就是,就是,市场不好,跟书记有什么关系?”
  成不世书记口中安抚着农民群众,心里头想起了昨夜KTV里的小田。
  可人的小田衣服少得可怜,骄傲自满的胸膛不时摩擦着成不世书记宽阔的臂膀,成书记显得很有修养,他轻轻揽着小田的腰肢,喝下一杯小田斟满的啤酒,他注视着怀里的小田,年轻、白净、身段迷人、神情楚楚惹人爱怜!
  小田不失时机地在成书记的隐私处弹了一下,并轻轻抚弄了两下。
  成书记久违的激情被点燃,那一些因长年在外吃转基因食品而导致的阳痿瞬间痊愈了。
  老百姓们回家了,成书记看见了东北乡的传奇鼠王张小鼠。
  他笑着跟张小鼠打招呼:“鼠王,没事儿溜哒呢?听说你常常跟我们乡一个穷酸,就那个长相猥琐,品质低劣的三流无耻流氓作家李宗余纵论当今天下形势,不知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呢?”
  “有这个事儿!”张小鼠听到成不世提到李宗余懒懒地说道。
  “听说你每一次说话,必有高官落马,不知道这次是谁倒霉?”
  “我是你们东北乡人眼里的鼠贼,窃取农民的劳动成果,你是东北乡人眼里充满正义的党委书记,但你在我的眼里、我的心眼儿里,你也是个贼,只不过我是个偷粮的贼,你却是偷心的贼,你用权力、金钱偷走了KTV小姐的心,你用淫威、花言巧语、虚情假意偷走了人民群众的心,与偷粮贼何异?每当我开口说人话,必有高官落马,几乎成了不争的事实,引得众多京官也时常找我问话,今天,我开口说话,谁将落马,我不知道,但你与我的性命恐怕不会长久了,昨夜田小姐的一指弹令你的勃起不过是回光返照,君不见鼓励二胎生育以来,东北乡的出生率不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我自知我们鼠类也日渐减少,这一切,我无能为力,你呢?成书记。”
  成不世书记脸上肌肉抽动了两下,他不再理会张小鼠,转身而去,心里盘算着是不是给省市领导送些好处,尽早离开东北乡这个是非之地!
  远处,云霞满天,似火红光下,一群人打开手机,调好摄像头,嘴里叫骂着:“农民不容易啊!看看吧,西瓜不值钱喽!……”   

东北乡鼠辈猖獗,疯狂交配了一秋的鼠,因杂交而孕育了一批体形硕大的杂种田鼠,那些忘乎所以激情的日日夜夜在张小鼠脑子里萦绕。
  张小鼠的子子孙孙已经遍布东北乡的家家户户,往昔岁月,那些面色土黄的农民还热衷于挖鼠洞,他们乐此不疲地与鼠辈们争粮夺食,今天,张小鼠已经可以尽情寻欢作乐,不必为越冬的口粮操心,丰收的玉米每家每户都堆得老高,张小鼠和他们的鼠子鼠孙们每日里就是调情与杂交,杂交的巨大成果已经无可争辨的展现在人们面前,那就是它们的下一代体型是越来越大。
  昨日里淅淅沥沥的小雨也无法阻止今天浓重肆虐的霾,昏沉的天空显得阴湿晦暗,APCE蓝已经彻底玩完,治霾的任务艰巨而道远,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那蔚蓝天空的美梦将是永远的藏在心底过于美好的短暂回忆!
  空洞的GDP数据在沉重呼吸的面前显得麻木不仁,到了中午仍不敢出头的太阳难道还在呼呼大睡?
  我在冗长曲折的土路上朝着窑场行去,市里的突击检查小组马上要下来例行检查,他们光鲜靓丽的背后,使我像生了翅膀的白马情不自禁产生了许多龌龊的联想,我总是想像着他们如花灿烂的笑容下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儿时窖场的记忆是那根巨大无比冲天而起的烟囱,那滚滚排出的浓烈烟雾是我儿时常自欣赏的美景。
  茫茫的田野里四外已经看不到烟囱,整治污染强有力手段辉煌成果的体现就是把烟囱炸掉,烟囱的岁月已经随着儿时的记忆像那滚滚浓烟一样渐行渐远。
  一望无际的砖坯整齐而有规律的排行着,像极了整装待命的士兵,那些体格健壮的民夫正在卖力工作,他们把砖坯变成红砖的过程就是把它们推进窖坑,等待着火的炼化。
  布满煤灰的窖场中那些排队拉砖的三马车正在装着红砖,窖坑上肮脏油腻的五星红旗在十月初二阴冷的霾气中瑟瑟抖动,显得极不神圣!
  我看到了张小鼠,我的老相识,这个六根胡须在寒风中颤动着的狡猾老鼠,它是非常聪明的,也是具有反侦察意识的高手,它屡次躲过东北乡人们的捕捉,甚至它在吞食了毒鼠强之后竟然知道喝肥皂水洗胃得以保命。
  它是我心里当之无愧的东北乡鼠王,它也是我多年的老朋友,我脸上挂着笑看着张小鼠,它也对着我展现着它的一幅贼眉鼠眼。
  “你们的日子不长远喽!”每当张小鼠开口说话,我就有预感,这强烈的预感就是有高官将要下台,因为张小鼠很少讲人话,但它讲起人话来从不落空。
  张小鼠曾经对我说:“你们人类已经彻头彻尾地失去了讲真话的本能,已经丧失了这项功能。”
  我满脸怀疑地说:“张小鼠,你说的不对,既然是本能,就是应该是出自于娘胎的本性功能,就像性功能一样,应该与生俱来,怎么能说丧失就丧失呢?你说的话让人不禁产生怀疑!”
  张小鼠对我持怀疑态度表现出相当的大度,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一个鼠辈应有的表现,它笑着说:“刘志军完蛋时,我有预感没?徐才厚完蛋时,我有预感没?周永康完蛋时,我有预感没?梁滨完蛋时……”
  “行了,行了,别说了,你的预感从何而来?”我打断张小鼠得意洋洋的絮叨。
  “天机不可泄露!再说,李宗余,虽然我和我鼠子鼠孙们白吃你们东北乡人民的血汗,但我也是属于鼠王之列的,你要表现出对我应有的尊重,而不能随便打断我的讲话。”
  “行了,张小鼠,你告诉我日子不长远喽的意思吧!”
  “君不见这个世界霾气日渐沉重,君不见人们的呼吸气喘粗重,君不见就连我们鼠辈们的呼吸都困难的很喽,你当我张小鼠是那种纵欲滥交的宵小之辈吗?只是六道轮回是我不可改变的命数,我无力改变空气的质量,只有改变自己子孙的数量喽!”
  “你的自暴自弃使我对你仅有的尊敬荡然无存!”
  “别把自己想像的太完美,你李宗余就是个扯蛋货,你以为你说出来的话就是真话,你的品德就比别人高尚许多,你就是一个懦夫,不折又不扣绝对不会缺斤短两的懦夫,如果说你真缺什么,那我告诉你吧,你缺根筋!”
  离地三寸高的青青麦苗不畏严冬,一公一母两只从赛狗场跑出来的内蒙古野兔子正在快乐的嬉戏,张小鼠的鼠妻鼠妾们正在等着张小鼠的临幸,张小鼠显出了少见的焦躁,它对我意味深长地说:“女人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想问问它,为什么说女人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的含义,它已经闭口不言,随着它的鼠妻鼠妾们钻入了幽深的鼠洞,不一会儿,里面传出了母老鼠“吱吱吱”快乐的叫声。
  “小李子!”我模糊的眼依稀看到头发花白的窖场主站在凛冽的风口正在朝我招手。
  我的眼因为自己不应该有的固执而变得模糊不清,其实像我这种人,应该算得上人类中的异类,就凭我跟老鼠交朋友之点来看,我这种家伙就是人类中少有的家伙。
  一个人太固执就容易上火,火大伤肝,“肝开窍于目”,我的双目红肿,像两个红樱桃,修身养性,我一点也不懂得,张小鼠说我是个懦夫,我现在突然感觉到有点信了。
  “屋里说话!”我随着窖场主走进院里。
  一只青灰色的狼狗朝我汪汪狂吠,龇牙咧嘴的凶狠表情使我的心脏“扑扑通通”乱跳,我尾随在窖场主的屁股后面,使狗尽量明白我的,窖场主朋友的干活。
  “张场长,环保部门要下来临检!”
  “检他个狗各子攮的啥?钱没少收,还他娘事儿不少!”
  窖场主无所畏惧的神情使我着急了,我说:“张场长,不要急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学习毛主席的策略,他进,我退,他退,我进,掌握了游击战术,以农村包围城市,才能闷声发大财嘛!”
  “啪嗒”一条软中华扔在我的面前,我脸上立刻浮现出不可侵犯的严肃的神情。
  我咽下一口唾液淡淡地说:“张场主,你这是弄啥?”
  窖场主没有说话,“啪嗒”又飞来一沓钞票,我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浅淡的笑,因为内心激动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低着头乱说一气:“让我们同仇敌忾,见了他们临危不惧,一切勇往直前,前仆后继,力挽狂澜,我们窖场是我们乡GDP的中流砥柱,我们做的事情大义凛然,带着我们的豪情壮志,用不屈不挠,披荆斩棘,奋发图强,励精图治,众志成城,舍生取义的精神开创我们的红砖事业,未来我们任重道远,还要再接再厉!”
  离开了窖场,我看着茫茫原野,心里产生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可悲想法,尽管我知道这等可笑的想法不是一个民族积极向上的精神支柱,但我还是怀揣着软中华和侥幸希望逃脱法律的制裁。
  我走在霾气浓重阴冷的道路,回想起张小鼠的话,使我的心惶惶不安,我想下个要下台的高官是谁呢?
  这个要倒台的高官跟我又有什么联系呢?
  迎面的风,吹着我单薄的衣服,十月一,送寒衣,阴世的鬼尚且知冷怕热,况活人乎?我为自己的冷联想到阴世的鬼,企图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个说服自己良心的理由!
   我发现,我爱上了谎言!   

本文由美高梅澳门官网发布于故事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梧桐小说】爱上谎言

关键词:

上一篇:【绿野征文“岁月流韵”】村长的傻孩他娘(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