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澳门官网 > 故事小说 > 挥铁棍阔海杀骁将 入雄关朱灿称反王

原标题:挥铁棍阔海杀骁将 入雄关朱灿称反王

浏览次数:150 时间:2019-12-06

第二十四回 七兄弟分道楂树岗两寨主进兵南陽城

第二十五回 挥铁棍阔海杀骁将入雄关朱灿称反王

上回书说到伍天锡来到金顶太行山搬兵,援救南陽关,没想到金顶太行山寨主雄阔海不在山上。这件事在前文书《闹花灯》中已然交代过,雄阔海是到长安去会宇文成都,七杰反了长安,他和秦琼等人藏到了昌平王府后花园的竹塘里。宇文成都搜府,命令兵卒伐竹抓人,可是竹子全伐倒了,秦琼、雄阔海等七个人踪影皆无。昌平王邱瑞不答应,上前质问宇文成都:你把我的竹子全砍倒了,也没抓到人,我要上殿参你!宇文成都说:咱们爷儿俩已然定好,伐倒竹子如果抓不到响马,您就上殿参我,您就参吧!我走了。说完宇文成都带人走了。

上回书说到,伍保和飞龙将军石子海交战,那石子海是人中之人、将中之将里选出来的镇殿将军,武艺超群,本领出众,伍保远不是他的对手。只一回合,石子海的金镫槊砸在伍保的脑袋上,可怜伍保死于槊下。石子海在马上是一阵狂笑。隋兵这边是一片喝彩声。张大新高兴极了,因为伍保这对双锤连连砸死了他的两名偏将。这些天他这边净打败仗了,还不知道打胜仗是什么滋味,一看镇殿将军石子海把伍保打死了,乐得他嘿嘿,哈哈!差点儿从马上掉下来。石子海赢了一阵,在两军阵前耀武扬威,撒马放了一圈。最后跑回本阵,说道:元帅大人,我回来交令!宇文化其笑殷殷说道:石将军不愧是几位镇殿将军里的头一名,打了头阵,就立了头功。

究竟这七个人藏到哪儿了呢?原来竹塘后面是一座很长的假山石,在假山石底下埋着二十几口大缸,这些大缸是为存水用的。伏天太陽落了,昌平王在后花园乘凉,在竹椅上一躺,命人把缸里的水泼在假山石上,山石上的青苔显得格外青翠好看。闹花灯的季节是冬景末,用不上这些缸,缸里没有水。宇文成都下令伐竹子的时候,七位英雄横下一条心,如果把竹子伐倒了,就只好拼命了,可这是万不得已的下策,但则有办法,就别给昌平王找麻烦。竹子一片片伐倒,他们越往里靠,离假山越近。齐彪、李豹看见这些大缸,掀开缸盖,一人跳进一个。柴绍跟在他俩后面,也掀开一个缸盖,跳进缸去。他转念一想:这不行,万一宇文成都让兵丁掀缸盖搜查,这不是作茧自缚吗!他用脚一跺缸底,想蹿上去,只听缸底嗡嗡声响,嗯?莫不成这缸底下是空的?又仔细一看,果然这缸底是块能活动的圆石板。他找到了隙缝,急忙撬开了石板,不禁喜出望外,原来下面通着一座暗窖。这是怎么回事呢?书中暗表,昌平王邱瑞早已看出朝政混乱,不知哪天就会出事,他命家人邱义暗地在这个缸底下挖了一个暗窖,一旦有险,自己身家也好暂避一时。每年夏天,邱义都要用泥灰把这块石板封好,上面装上水,谁也不会发现,到了冬夭,就更没人注意了。这件事只有王爷和邱义知道,不巧不成书,柴绍正好跳进这个缸里,发觉了这个机关。柴绍急忙吆喝这哥儿几个从这缸底钻进了地窖,他把石板原样放好,不留一点痕迹。竹林砍光,宇文成都有的亲兵翻过缸盖看过,也没有找到他们。

这边伍天锡见伍保死于阵前,便哭喊道:伍保哇!他后悔不该叫伍保出阵,将来,见着他兄弟伍云召,可怎么交代呀?雄阔海说:兄弟别哭了,人死了哭也没用,咱们要替他报仇雪恨!他忙叫几个喽兵出阵把伍保的尸体抢回本阵。正这时候,对面阵里又出来一员战将,只见他跳下马身高九尺开外,虎背熊腰。头戴一顶亮银打造虎头盔,全付的亮银甲,背后也是四杆护背旗。往脸上看,面如冠玉。胯下马,掌中一条画杆戟。在两军阵前耀武扬威地叫战。他是飞虎将军阎斌。

再说昌平王邱瑞心里非常纳闷,秦琼他们藏到哪儿去了呢?原来他命邱义挖好这个暗窖后,一次没用过,时间一久,就把这个碴儿给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地想了起来。等宇文成都抄府事了以后,他命人把大门上栓,二门上锁,带领家丁回到院内,这才命邱义又返回后花园,低声喊道:秦琼,秦琼!宇文成都已然带兵走了,你们快出来吧!秦琼等人听这话才放了心,一个个钻出了地窖,都成了土人儿。邱义把缸底封好,嘱咐众人万勿泄露机密,又问:你们还有什么东西,全拿着。雄阔海说;假山窟窿里还藏着一条铁棍呢!雄阔海取出铁棍,七个人由邱义领到了一个小跨院,昌平王邱瑞也在这里。他的亲随人等忙问:这事可奇了,您几位到底藏哪儿去了?齐彪说:嗐,正在我们没辙的时候,就见土行孙从地缝里钻出来,他带着我们土遁了。大家听了一阵敞笑。昌平王也不深问此事,等他们把身上的土掸干净了,带他们来到屋中,大家落了座。邱瑞说:秦琼,你说丞相三儿子强抢良家妇女,你们把他给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秦琼便把大闹丞相府的事仔细说了一遍。接着又把王伯当、谢映登、齐国远、李如珪当做手下的伙计张转、杨和、李智、何辉给昌平王做了介绍。介绍柴绍的时侯,秦琼说:这位是太原侯李渊的门婿、颍陽节度使柴笠之子,姓柴名绍,字表嗣昌,宇文成惠就是他劈的。柴绍上前施礼:王爷,我给您磕头了,多谢您搭救之恩!邱瑞说:你既是柴笠之子,更不是外人了,当年我和你父同殿为臣,贤侄,你快快请起。最末才介绍雄阔海,说他是金顶太行山的寨主,绿林中的一位豪杰,名叫雄阔海,到灯市卖弓为要和宇文成都争第一,结果被宇文成都把弓给拉碎了,他二次取铁棍要找宇文成都拼命,正赶上宇文成都追他们哥儿六个,把他也裹在一块儿了,就算是路遇的难友吧。秦琼说:阔海过来,给我姨父磕头。雄阔海过来给邱瑞磕头。邱瑞急忙用手相搀,说道:壮士请起,这胆子全长到你身上了,你敢到京都暗访宇文成都,胆量也忒大了。你们都暂时藏在我府里吧,将来出城我再想办法。接着他吩咐几个家人,专照应他们的吃住,然后拉着秦琼说:秦琼你随我来,见见你姨娘去!

伍天锡说:哥哥看我出阵的。雄阔海说:等等,你先别出去,你刚哭完,我去收拾他!二人正争着出阵,金顶太行山来的好汉宋康在旁说道:二位寨主,杀鸡何用宰牛刀,待我宋康出战!话音未落,宋康一抖大槍出阵了。二人碰面,宋康用大槍一指:你是谁,通上名来!我乃镇殿将军加封飞虎将军阎斌阎文波。响马,你也通名受死!你家爷爷宋康!说到这儿,宋康摔杆一槍,奔阎斌胸前扎来。阎斌心说:我要立戟一挂,就算不得镇殿大将军。他一抖戟杆便盖住了宋康的大槍,阎斌比宋康的力气大。这槍往下一沉,阎斌一别他的槍,说了声:你撒手!宋康的槍就被别飞了,跟着一招绕花戟,再加上二马的冲力,这戟正扎在宋康的小肚子上,当场丧命。阎斌也赢了一阵,把马圈回本阵。隋兵一齐呐喊:好哇,又扎死一个响马呀!

邱瑞领着秦琼来到后宅,高声喊道:夫人,外甥来了!王爷夫人忙迎出屋外,秦琼上前跪倒磕头:姨母大人,甥男秦琼给您磕头。王爷夫人一见秦琼是悲喜交加,说道:二十多年没见,你也长大成人了,你小名不是叫太平郎吗?进到屋里,王爷夫人问起秦琼的父亲阵亡后家里的景况,秦琼就把这二十多年他们母子所遇之事向姨父姨母说了一遍。邱瑞又摆了一桌家宴,招待秦琼不提。

伍天锡见又死了一个兄弟,气得哇哇怪叫,他说道:他们连胜了咱们两阵,白白死了两个兄弟,哥哥,新出来的这几员战将,看来本事都不小,非你我兄弟出去才是他们的对手。哥哥您先压阵,待我出马会会他们。好,兄弟你也要小心,你打不过来的,最后我全给他们划拉了。来,把战鼓敲得响点儿,给伍寨主助助威。伍天锡对众喽兵说道:兄弟们,大伙儿可别因为输了两阵,死了两个弟兄就耷拉脑袋。你们大伙儿提提精神,替我呐喊助助威,看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喽兵听了这几句话都来了精神:伍寨主哇,祝您马到成功呀,您多杀几员大将呀,替我们出气呀!人声呐喊,鼓声咚咚,伍天锡双脚一踹镫,镫磕飞虎颤,马走銮铃响,疆场一团风。伍天锡人高马大,来到两军阵前,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自此秦琼等人就躲在昌平主府里,秦琼有时住在姨父书房,有时和那哥儿六个住在一块儿。过了几天,秦琼问:姨父,您看什么时候把我们送出城去呀?邱瑞说:你们先别忙着走。现在朝廷上出了大事。晋王杨广弑父鸩兄,篡夺了天子之位,忠孝王老王爷上殿骂昏君,已然被敲牙割舌、满门抄斩了!秦琼一听,愤恨地说:想不到老王爷满门忠烈竟遭此横祸,忠孝王一死,这天下更要大乱了。他心里想的是:当初杨广在临潼山劫杀李渊,是我一锏把杨广打吐了血,那锏若打得重些,把他打死,省了今天多少事。这话可是没有说出来。邱瑞又说:宇文成都在我府里没搜到你们,他非常恼怒,又怕你们乘朝中混乱,再在京城闹事,于是命令长安城的八门八关严格盘查出城的人。连出殡的棺材都得打开盖子,看看里面是不是死人。娶媳妇的轿子也得让新媳妇出来,看看轿子里有没有藏着人。你们几个人安心在府里住着,等有了机会再出城吧!

隋兵一看伍天锡出来了,呐喊道:使刀的小子出来啦,他可是头儿呀,他的刀可厉害呀!隋兵们这么一喊,激怒了一位镇殿将军,谁呀?飞豹将军铁开山。他说道:元帅,待我去把使刀的响马生擒过来。他催马来到阵前,和伍天锡碰面。

简短说吧,日月如梭,一晃三个月过去了,进了四月,昌平王一打听,城门盘查也松了,抓闹花灯的七个人的风声也渐渐小了。他把秦琼等人叫来说:现在城门盘查已然松了,我想借我到临潼山盘谷寺降香的机会,把你们扮成我的护卫军,带出城去。哥儿几个一听挺高兴,这三个月可把他们都憋坏了,齐声谢道:多谢老王爷了!昌平王说:不用谢了,我只管一回,下回你们别来啦!秦琼说:还得请您命府里的人到五龙门外王家店,找王掌柜,跟他说明让住在他店里那十个送寿礼的人也同时出城,到临潼山聚齐!雄阔海说:王爷,还得求您派人到东门外马家店找伙计王三,前者我已经托付好了,只要我不死,就把那匹黑煞兽给我留着。昌平王一一允诺,吩咐家人分头去办。

伍天锡一看来的这员将,身高过丈,虎背熊腰,头戴豹子盔,身披天河寒江甲。紫黑脸膛,凶眉恶目,胯下马,掌下一条拳横槊。什么叫拳横槊?这槊头是一只手攥着横管,管前头像是槍尖,非常锋利。伍天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刀下不死无名之鬼。铁开山把嘴一撇:山林草寇你听着,我是京师万岁驾前的镇殿将军,加封我是飞豹将军,我叫铁开山。你叫什么名字?也通上名来!我是陀螺寨的寨主伍天锡,我是专和你们这些坑害老百姓的隋朝贼官为仇作对的!刚才打杀了两个响马,我要把你生擒活捉过来!你别说大话,近前一战!铁开山抡起拳横槊来,用了十足的力气,搂头盖顶奔伍天锡的头顶砸来,伍天锡知道使这种兵刃的力量小不了,他把大刀一横,但刀杆有点儿倾斜,不让他的槊实拍拍地砸上,这样接他的槊往下一滑,劲自然就泄了。跟着伍天锡后手变先手,搬刀头,献刀纂,刀纂奔铁开山前胸。铁开山立槊一绷,没绷着,敢情献纂是虚晃一招。说时迟,那时快,伍天锡手真叫快,使个转环刀,快似闪电。这时候二马错头,刀就到了,正在铁开山的头顶上劈了下来,就听噗的一声,铁开山的人头被劈为两半,当时尸落马下。

四月十五日,昌平王摆驾出城,头前是引马,两旁走着百十名护卫军,还有人挑着圆笼、供品,圆笼盖上放着进香用的香。这七个人都扮成了护卫军,就势混出了长安城。出长安十八里地,一直来到临潼山楂树岗。王家店的王掌柜,秦琼带来的十名兵卒,还有马家店的伙计王三拉着马也在这儿等着呢,这哥儿七个给王爷磕头道谢。柴绍回盘谷寺见他师父岫渊和尚去了。秦琼带着王伯当、谢映登、齐国远、李如珪和众伙计赶回河北大羊山。到了大羊山,把四个随从官张转、杨和、李智、何辉换过来,赶回山东济南府交差去了。

两山的喽兵一齐呐喊:好哇,伍寨主哇,给我们出了气啦!宇文化其一看铁开山死了,大吃一惊,没想到堂堂的镇殿将军让响马劈死了,这个响马也太厉害啦。张大新心里也是一哆嗦,他想有这四位镇殿将军,非把这帮响马杀败不可,没想到镇殿将军也不是响马的对手呀。宇文化其为了稳住军心,说道:刚才铁将军一时失手,被响马砍下马来。哪位将军出阵,活捉这个响马?我记他奇功一件!飞彪将军窦如虎应声答道:元帅,末将愿意出阵把响马活捉过来,献于马前。宇文化其说:窦将军出阵定能旗开得胜!窦如虎催马前撞,冲出阵来。

再说雄阔海回到众顶太行山,喽罗们一看寨主回来了,都跑了过来:寨主爷,您还回来呀,您怎么去了这么多日子呀?雄阔海忙问山上怎么样了?喽罗们说;山上平安无事,就是您的好友伍天锡在山上等了您二十多天了,他说您不回来,他就不走,您快去看看,他在大厅里呢!雄阔海在聚义厅前下马,进厅一看,伍天锡一个人在那儿又是酒只是菜吃喝上了。雄阔海说道:兄弟,我听说你来些日子了。伍天锡急忙离坐:哥哥,可盼死我了,我给您磕头。兄弟,快起来!二人落了座,雄阔海叫人续上杯筷,俩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开了。哥哥,听说您到长安赌第一去了,怎么样啦?雄阔海就把宇文成都拉碎他的铁臂弓,又遇见秦琼等人的事从头说了一遍。伍天锡说:哥哥,您干嘛单找宇文成都赌赛第一呀?嗐!你知道想当初小灵官单雄信,他是东西南北中五路总瓢把子,他都没敢到金顶太行山来拉这张弓。这次我去长安,要是把宇文成都的金牌夺来,我就是六路总瓢把子,连单雄信也得归我管。结果您闹了场哗啦啦,先把您的事放一边,说说我为什么来找您吧!伍天锡就把他叔叔忠孝王伍建章被害、南陽关伍云召造反、伍保陀螺寨搬兵的事说了一遍。雄阔海说:忠孝王被害的事,我在京城也听说了。原来你就是忠孝王的侄子呀,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伍天锡说:过去我在叔叔家住,很不成器,被王爷赶了出来,所以这些往事不曾对您提起。他接着说:现在我来找哥哥您,就是来搬请您下山,带领人马兵发南陽关,搭救我兄弟伍云召,为我伍家报仇。这回在南陽关咱们要成了事,小小的单雄信算得了什么,咱们推倒大隋朝,天下都是咱们哥儿们的!雄阔海哈哈大笑:兄弟,你说的太对了,我连做梦都梦见造反,咱们什么时候起兵?我都等您二十多天啦,越快越好,今天您一路劳乏,歇一宿,咱们明日起兵!好,就这么办!

伍天锡横刀观看,对面又冲出一员战将,这员战将跳下马身高九尺,青铜打造麒麟盔,身披青铜甲,胯下一匹黑马,掌中一条黑缨槍。他这个槍尖够一巴掌宽,槍也长有丈六。书中暗表,他这种槍,跟普通花槍不一样,这种槍叫力贯槍,使这种槍的人必须得有力气。两人通完姓名,窦如虎抖槍就扎。伍天锡立刀一绷,给槍挂出去了。窦如虎一涮把,槍纂够伍天锡的左额角打来。伍天锡用刀一搧。二马冲锋过镫,窦如虎使了个转环槍奔伍天锡的后背扎来,伍天锡防备他这手呢,在马上来个大回身,大刀横搭铁门栓,把槍又磕出去。两人打在了一处,直打了七、八个回合,十几个照面,不分胜败。这口大刀是搧、砍、劈、剁。这条大槍是劈、扎、翻、滚、绷、挑、拨、豁。这大刀的招术讲究是:

书要简短,第二天雄阔海除留一千人马守山外,自己带两千人马,又挑选了几员战将随伍天锡下山,兼程赶路,非止一日,来到陀螺寨。伍天锡带了一千人马,也挑选了几员战将,两山合兵共是三千人马,由伍天锡、雄阔海、伍保带领着,星夜兼程赶奔南陽关。

青龙出水藏头现,迎敌碰面劈头砍。左手推刀往右掖,搬头献纂迷心点。

这一天两山人马来到南陽关城西,伍保往城上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说道:大公子您看,南陽关城上的旗号变了。我去搬兵的时候,侯爷挂起了反旗,如今怎么又是隋朝的旗号了?伍天锡听伍保这么一说,也是一愣:这旗号一换,我兄弟大概不会在城里了。伍保着急地说:是不是搬兵我耽误了日期,我家主人盼我不归,他已然离开南陽关了?雄阔海在一旁说道:你先到陀螺寨,伍天锡又奔我们金顶太行山,往返这日子可不少。这当中必是朝廷派兵攻打过南陽关,据我想这旗号一换,伍云召已然弃城逃走了,也许是人少势单,他被朝廷锁拿了?伍天锡说:管他南陽关现在是谁的,咱们先夺下来再说。他把大刀一举,喊道:弟兄们,抢夺南陽关。喽兵们一窝蜂似的,争抢着就要攻城。南陽关上的隋兵见来了这么一支没旗号的人马,一面有人赶快去报告张大新,一面把城门紧闭。又见这些人要攻城,便架起了强弓硬弩,往城下射。喽兵们见城上放箭,纷纷往后退。这些喽兵守山劫道是内行,攻城可是外行。伍天锡一看攻不上去,高声喊道:弟兄们,先别攻城了,上边有弓箭,弄不好要吃亏。天也黑了,咱们先安营,明天再攻城。两山人马便在南陽关西安营下寨,众喽兵埋锅造饭,铡草喂马。伍天锡、雄阔海派人巡更守夜,以防不测。

自古兵刃刀为尊,裹手带背连肩斩。孔雀开屏防末鞦,仙人解带拦腰斩。

第二天,用过早饭,伍天锡、雄阔海、伍保点齐了两千喽兵,来到城西叫阵。守城的兵丁赶快去报告张大新。张大新一早起来正和那哥儿四个商量这件事呢。兵丁进来报告:报告总兵爷,城西昨天来的那支人马,已然亮队叫阵了。张大新问道:他们到底是哪儿来的人马?回总兵爷,他们没打旗号,当兵的都是绢帕蒙头,身穿号坎儿,看样子象占山的喽罗兵。张大新对那哥儿四个说道:噢,我明白了,我早听说如今天下不太平,逢山是寇,遇岭藏贼,这支人马八成就是占山的响马,他们大概知道咱们发了财,这是来抢咱们的。点两千人马,咱们出城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张大新披挂整齐,领着人马奔西门而来。

这两个人打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了三十多个回合不见胜负。两边的人都呐喊助威。雄阔海见伍天锡一时不能取胜,想要出阵替下他来,就对于风、班齐、兰江等人说道:我上去把伍寨主替下来。我如果得胜,你们看我的棍行事。我往上一举棍,你们就冲杀过去。咱们要随着隋兵裹进南陽关,今天要一战成功,你们要记下了。雄阔海嘱咐完了,他双脚一踹镫,出了本阵,直奔两军阵前。高声喊道:天锡兄弟,你且退下,待我战他!伍天锡见雄阔海来接替他,把马一圈,回归本阵去了。

伍天锡等人正在叫阵,忽见城门大开,三声炮响,人马贯出了城外,越过了吊桥,兵丁往左右一分,亮开了大队,正中闪出了张大新等人。张大新往对面一看,这支人马虽然没打着旗号,但是骑在马上的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盔明甲亮,当兵的个个精神饱满,血气方刚,倒有一股威风凛凛、令人胆寒的气势。张大新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我的天,这比朱灿他们人多呀,而且有十来个战将,这要打起来够呛。虽然他心里害怕,可外表还得撑着。他说道:哪位将军出去,问问他们是哪儿来的人马?到南陽关干什么来啦?话音刚落,偏将贾礼把大槍一提,说道:总兵爷,末将愿出阵对话!他双脚一踹镫,这匹马便跑出阵来,来到阵前,用槍一指对面:呔,你们是何处来的响马?出来一个近前答话。

窦如虎也把马一圈,往对面观看,心说:喝,使刀的回去了,换了个使棍的。一看这个使棍的,跳下马身高丈一,黑里透红的一张脸,抹子眉,生的豹头环眼,塌鼻梁,翻鼻孔,大嘴岔,连鬓络腮的短钢髯。青铜盔铠全身披挂。胯下一匹黑煞兽,掌中一条镔铁棍。二人碰面,也不搭话。雄阔海双手一举棍,这名叫举火烧天,往下就砸。他把浑身的力量全都贯到两条胳膊上,两条胳膊的力量全都贯在这条铁棍上。窦如虎急忙横槍接棍,就听见当啷啷一声响,不亚于半空中打个霹雳。接着嘎叭一声,这是怎么回事?这下子把窦如虎砸的,他这两条胳膊就下不来了,两膀砸岔,槍也攥不住了,撒手掉在了地上。窦如虎就觉得两膀没有知觉了,他眼前金星直冒,浑身发软,胸口发热,不过心里还明白。雄阔海的棍,忽的一下子奔他的左额角打来。他往后一仰,使了个铁板桥。别瞧他还能躺下,躲过这一棍,可是再想从马上坐起来就不行了。雄阔海一看,怎么这人躺在马身上不起来了,睡着了?接着他的棍又下来了,啪的一下,正打在窦如虎的前胸上。血从嘴里鼻子里喷出,窦如虎就死在了马背上,马也被棍打得趴在了地上。喽兵们一片喝彩声:好哇,雄寨主哇,这条棍真厉害呀!宇文化其一看,吓得冷汗都出来了:啊呀,这响马的力气可太大啦!他忙叫人把死尸抢回本阵。

伍天锡一看对面出来一员战将,在阵前摇头晃脑,气就不打一处来,说道:哪位兄弟出去,给这小子点儿厉害瞧瞧,给咱们壮壮声势!两山来了好几位战将,班齐、宋康、于风、兰江等人都要出阵。伍保说:众位哥哥,你们先候一候,这头一仗理当我先出去,一是我得出口气,二是我要打听打听侯爷的下落。伍天锡说:对,伍保出阵,擂鼓助威。伍保伸手在铁过梁判官头上摘下那对镔铁轧油锤,小肚子一碰铁过梁,双足一点镫,镫磕飞虎颤,马走銮铃响,疆场一团风。伍保来到阵前,吁一扣镫,和贾礼碰了面:呔,你们是谁,敢来占据南陽关?告诉你,正中马上的是南陽关总兵官张大新,我是总兵官手下大将贾礼!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也报上名来!我是南陽侯手下战将伍保,我问你,伍侯爷哪里去了?贾礼一听明白了,他们敢情是找伍云召的,我得吓唬吓唬他。他说道:你问伍云召呀,我告诉你,他叛反朝廷,万岁派张大新来征讨。伍云召出马和我对阵,他哪是我的对手,被我生擒活捉,在南陽关里鼓楼前将他枭首示众了。伍保听到这儿,犹如万把钢刀扎于肺腑,眼泪就下来了,叫道:侯爷,是我误了您的大事。我要替您报仇雪恨!说完他举锤前撞。贾礼见伍保冲来了,摔杆一槍奔伍保胸前刺来。因为槍是长兵刃,锤是短兵刃,伍保见槍刺来,用左手锤往出挂他的槍,右手锤由上往下砸。这一挂二砸来得急如闪电,把贾礼这槍给挂飞了。贾礼刚一愣神,右手锤下来了,再躲也来不及了。这一锤正打在头顶上,整个脑袋开了花啦。伍保被贾礼这套假话激起的这股火,全在锤上呢。登时贾礼死尸坠于马下。伍天锡、雄阔海一阵大笑,高声喊道:伍保,打得好呀!喽兵们也是一片欢腾。

这边阎斌见窦如虎被响马打死,对宇文化其说道:宇文元帅,这个响马仗着力气大,将飞彪将军打死,待我用画戟破他!但愿你能替飞彪将军报仇,不过这个响马实在是厉害,将军千万不要大意。阎斌一摆他的方天画戟出了本阵,和雄阔海碰了面。雄阔海用棍一指:又来一个送死的,你通上名来!告诉你,我是万岁驾前镇殿将军,加封为飞虎将军,我叫阎斌。响马你也报上名来!嗬,敢情你们都是镇殿将军哪,我最恨你们这些骑马当官的,我打死你们这些镇殿将军,也算解气啦!你说什么万岁,我们管杨广叫昏君,他当了皇上专祸害老百姓。你既是杨广的镇殿将军,过来,你替昏君杨广挨我一棍吧!不过你死之前,我也让你明白明白,我是金顶太行山的寨主,我叫雄阔海!你撒马近前,尝尝我铁棍的厉害。阎斌听雄阔海说的话,不由得气往上撞,摔杆一戟。雄阔海一闪身,戟就扎空了。他左手一翻腕子,就把戟杆攥住了,右手举起棍在戟杆上一砸,震得阎斌浑身发麻,两膀发酥。二马冲锋,雄阔海棍交左手,腾出右手,抓住他的袢甲丝绦,往里一带,用脚一踹阎斌马的前蹄髈。阎斌戟就撒手了,被生擒过来。雄阔海拨转马头回到本阵,往地上一扔:儿郎们,给他的脑袋切下来。喽兵们一拥而上,没等阎斌爬起来,便把阎斌的人头割下。有人用竹竿将阎斌的人头高高挑起。

伍保打死了贾礼,心里才有了点儿安慰。他想,这也是给伍云召报仇了。他又一寻思,刚砸死的这个,没什么能耐呀,凭着伍云召家传的槍法,怎么会让这小子生擒活捉呢?他会不会是唬我呀?他正琢磨呢,对面阵里又冲出一员战将。他是贾礼的兄弟叫贾信,他手举着大刀,一边出来一边喊:使锤的小子,你休走,我要替我哥哥报仇!到了近前,刀直奔伍保头顶上劈下来。伍保见刀头就在自己头顶上,便把双锤往上一兜,正好兜在大刀的中心杆上,当啷一声响,这口刀就绷飞了。伍保把双锤一分,直奔贾信的左右额角砸来,耳轮中就听见噗的一声,贾信的脑袋被双锤砸碎,马驮着死尸落荒跑去。

那宇文化其也带兵打过仗,可他没打过这种仗,四个镇殿将军让人家给打死三个。那不是普通的战将,都是武艺超群、本领出众的人物,这回去在万岁面前怎么交差呀?你说这镇殿将军没能耐吧,没能耐能当万岁驾前的镇殿将军?你说有能耐吧,有能耐怎么让响马打死三个?宇文化其是又惊又怕呀!旁边的石真石子海说道:元帅,四位镇殿将军死了三位,我还有什么脸面回京师?人家会说,只活了我一个,是畏刀避剑,怕死贪生。我要和使棍的响马决一死战!没等宇文化其说话,他的马就贯出去了。

张大新一看又死了一个,不由得啊呀了一声,心说:我这些偏将怎么都不经打呀。他说道:谁要再出阵,先禀明我知。而且估量估量自己的武艺,能敌过对手再出去,不然不是白白去送死吗!哪位将军去会使锤的响马?于如在旁答言:末将愿往。张大新一看,心说他去还差不多。他为什么这么想呢?因为刚才死的贾礼、贾信,跟在朱家庄死的贾仁、贾义是亲哥儿四个。这四位学了点儿武艺,不过是平平常常,可他们自己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以为凭这点儿能耐,打遍天下无人能敌,又仗着是张大新的远房表弟,整天吹牛皮,说大话,谁也瞧不起。本来不行,还都争着抢头功,结果哥儿四个一个没剩,全完了。于吉、于祥、于如还有一个于意,也是亲哥儿四个,这哥儿四个还真有些本事,都是力举千斤的猛将。所以张大新见于如请战,就说道:祝将军阵前立功。又吩咐:来呀,擂鼓助威。跟着惊天动地的鼓声响起,于如一催坐下马,跑出本阵。

这时候雄阔海这匹马欢蹦乱姚,唏溜溜地咆哮,好像是说,主人打了胜仗,我也透着威风,这就叫人也精神马也欢。雄阔海往对面观看,心说四个大高个死了三个,还剩下一个,这一个也出来啦。

伍保在马上往对面观看,见来人身高九尺,头戴青铜盔,身披青铜甲,背后四杆护背旗,面如水蟹,说黑不黑,说绿不绿,五官长的凶恶,胯下马,掌中一条镔铁棍,来到当场,二马碰面。伍保问道:来将通名,我锤下不死无名之鬼。我是张总兵官手下大将于如,你是何人?也报上名来!我是南陽侯手下战将伍保,我问你我家侯爷伍云召哪里去了?伍保觉着刚才贾礼是蒙他,所以他还得问问。伍云召叛反朝廷,他已经戴罪弃城逃走了,总兵爷正在抓他,没想到你自己还找上门来,先把你擒住再说!伍保一听,伍云召没死逃走了,这心里就踏实了。他双脚一踹镫,把双锤悠动起来,左手锤在前,右手锤在后,这叫后锤顶前锤,奔于如的脑袋砸来。于如双手举棍往外一挂,当啷一声,把双锤挂出去了。于如后手变先手,举火烧天棍奔伍保头顶砸来。伍保二次举锤招架,锤把棍也磕回去了。于如撤棍,二马冲锋。于如力猛棍急,一个转环棍,唰的一下子就砸下来了,这手转环棍使得真漂亮。伍天锡等人一看,心说:伍保完了。就听到噗的一声,众人把眼一闭,不忍再看。这下子可真险哪!因为伍保马快,铁棍没落到伍保头顶上,打在了马的后胯三岔骨上,把马打趴下了,伍保从马上捧了下来。伍保爬起来就跑。于如一看,没打着人,一催马继续要追打伍保。伍天锡睁眼一看,伍保没死,于如不依不饶还在追。他一踹镫,这匹马就像闪电一般飞出阵来。他挡住伍保说:伍保,你快回去,我来收拾这小子!于如一看有人救伍保,便催马举棍,朝伍天锡打来。伍天锡打马迎上前去,看样子好像是拿脑袋去找那条铁棍似的。等于如的棍变不了招了,伍天锡把马一圈,这条棍嗡的一声就打空了。这时候,伍天锡已经冲到于如的背后,伍天锡一个犀牛望月,右臂把刀杆一裹,回手一刀,就听喀嚓一声,于如的人头从背后被砍了下来。这手来得又脆又漂亮,眼神儿慢的,还没等看清楚,于如的脑袋就掉下来了。伍天锡在《兴唐传》里是全书十六杰中的第五条好汉,真有出众的武艺。两山的喽兵一片喝彩声:好呀,伍寨主这一手真漂亮呀!伍天锡在阵前放马跑了一圈,南陽关的宫兵都吓呆了。

两人在阵前碰面,雄阔海说道:看来你也是镇殿将军,你是什么将军?这昏君给你们起的名还怪好听,但是再好听也经不住我打,你通上名来!告诉你,这几位镇殿将军里我是头一名,加封我为飞龙将军,我姓石名真字子海。说着话,话到马到,这石真石子海都急眼了,他举金镫槊奔雄阔海头顶砸来。雄阔海右手执棍,就使他的单手棍,往上一找槊头,耳轮中就听见当啷啷一声响。石子海没想到自己双手抡槊往下砸,被他单手棍就磕出去了。这时候雄阔海平着摇棍一扫,石子海赶紧低头。这条棍这个快呀,擦着石子海头盔扫过去了,真叫险哪!二马冲锋,雄阔海的棍就到了石子海的马后了,他不等石子海回头,扭项回头翻身一棍,啪的一棍正好打在石子海的后背上,一下子把石子海从马头前打了下来,当场丧命。

于意见自己的哥哥又死了一个,不由得火往上撞:总兵爷,我三个哥哥都死了,我要替哥哥们报仇!还没等张大新说话,于意他已经举刀出阵了。雄阔海一见伍天锡胜了一阵,心里怪痒痒的,一催马跑出阵来,说道:兄弟,你回阵,让我也过过瘾,我来对付这小子!伍天锡说:哥哥,瞧您的啦!伍天锡回了本阵。雄阔海是+六杰中的第四条好汉,更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他一催马举铁棍奔着于意砸去。于意也是一位刀沉力猛的勇将,他见铁棍砸来,急忙横刀招架,想接住铁棍。但是他哪里知道雄阔海的厉害,这下子真有千钧之力,好像一座山压下来一般,就听当啷一声,棍硬在刀杆上,刀杆垫着铁棍又砸在头上,脑袋砸碎了,连人带马全瘫在了地上。张大新等人一看,真厉害呀!于意一招没打就死了,赶快鸣金收兵。隋朝兵将仓皇逃回城里,扯起吊桥,紧闭城门。两山的人马想攻城,城上弓弩齐发,灰瓶、炮子往下扔。伍天锡、雄阔海命令收兵回营。两山人马今天第一阵就杀了四将,摆酒庆功不提。

宇文化其和张大新见最后一个镇殿将军也被打死了,吓得是冷汗直流。宇文化其赶紧传令收兵,那哪儿来得及,只见雄阔海在马上把棍一摇,两山的人马就潮水般涌过来了。伍天锡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跑过来一刀就把张大新劈于马下。宇文化其见响马过来得这么快,而且和隋兵一起往南陽关里跑,他料想南陽关必失,急忙丢掉帅盔,由亲将保着,沿着护城河向北逃去。奚松、平长、钱来、费命见张大新被人一刀劈死,吓得都忘了跑了,等人马冲过来,再跑也来不及了。雄阔海举着铁棍到了,啪啪!一下一个,打死了奚松、平长。伍天锡左右两刀,把钱来、费命劈下马来。喽兵一齐呐喊:抢夺南陽关呀!隋兵被杀得东倒西歪,狼狈地往南陽关城里跑。两山的喽兵也乘势跑进了南陽关。隋兵们呐喊起来:了不得啦,把人家的兵也裹进来了,我们情愿投降呀!

张大新等人逃回南陽关,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张大新面色如土,说道:这帮响马真是厉害,他们要打进城来,咱们一个也活不了呀!咱们不如弃城逃走吧!奚松虽然也吓得够呛,但他心里还明白:总兵爷,弃城逃走可使不得,响马要是追赶咱们更没处躲了,好赖这里有城墙,有护城河。他们也就有二、三千人,攻城一时是攻不上来的。依我看,咱们把四门紧闭,加紧防守,多准备强弓硬弩。他们再叫阵,说死了咱们也不出去,就等朝廷来救兵。您看我这主意怎么样?张大新叹着气说:只好如此了。奚松等人便分头到四门布置守城去了。两山的人马每天都来骂阵,城里只是不理,急得伍天锡、雄阔海在城下吐哇直叫。

简短说吧,一阵厮杀,隋兵死的死,降的降,两位寨主把南陽关复夺回来。二人占了总兵府衙,命喽兵把住四门,将城头上隋朝的旗号扯下来,又命人打开监狱,将关着的老百姓全放了出来。由喽兵头目里找出识文断字的,写出了安民告示,言明复夺南陽关的是金顶太行山寨主雄阔海和陀螺寨寨主伍天锡,此举乃为国锄奸,为忠良报仇,老百姓不必担惊害怕。张大新等贪官已被杀死。凡是欺压百姓的官员,百姓们可以捉来示众。凡是无粮吃的百姓可到南陽府衙具领。又命人把被杀死的隋朝兵将一齐掩埋。还派人找来棺木把伍保盛殓起来,埋在西门外,坟前立了块石碑,上写忠孝王伍建章、南陽侯伍云召府中义仆伍保之墓。接着杀牛宰羊稿赏喽兵,众喽兵高高兴兴歇了两天。伍天锡、雄阔海骑着马在城里三街六市巡看了一遍,一看店铺都上板关着门,城里空荡荡,一片荒凉。二人回到府衙,命人到城中找来二十几位老者,向他们打听城里近况。老者们这才把伍云召盼救兵不到,单槍匹马突出重围,张大新接任,苦害黎民,城中百姓纷纷逃出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二人听完倒放心了,因为知道伍云召没死,突出重围走了。又问:城里的百姓都逃到哪儿去了呢?一个老者说:离南陽十五里地,有个朱家庄,庄里一有个叫朱灿的,扯起了反旗,城里的百姓大部分都逃到朱家庄去了。我们还听说,朱灿和南陽侯是磕头把兄弟,南陽侯突围以后,先到了朱家庄然后才走的。两位寨主打听到了各种情形,十分高兴,命喽兵给每位老者二十两银子,众人高兴道谢而去。

书要简短,过了十多天,这天有人进来禀报:总兵爷,从正北来了一支人马,打着大隋的旗号,大概是京师的救兵到了。张大新一听,喜出望外。他整天就盼着救命星快点儿来呢,急忙吩咐:快鞲马,我要登城观看。

伍天锡、雄阔海第二天鞲上马匹,带着十名喽兵,出东门往朱家庄而来。来到村口,守村口的村民上前问道: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如果是过路的,不许穿村而过,请绕村走;如果找人,先报上你们的姓名。伍天锡在马上一抱拳:辛苦众位,我叫伍天锡,这位是我的好友雄阔海,我们从南陽关来,特地看望朱灿朱壮士,烦各位通禀一声。村民说:原来是您二位到了。你们复夺了南陽关,杀死了张大新,连杀了四个镇殿将军,我们村里都知道了,真给我们出了气。朱灿说还要看你们去呢。来吧,快进村。村民领着进了村,有人先跑进村去报告。朱灿和张德禄正商量南陽关的事儿呢,就听有人进来禀报:南陽关的伍天锡、雄阔海来看望朱庄主!大家急忙迎出门外。朱灿一看这俩人,这份儿高兴,心说:这二位怎么跟我一样,都长的跟黑塔似的,真像是一个娘生的。彼此通了姓名,见了礼,然后进到屋里,又和朱灿娘见礼,大家落座。张德禄忙前忙后沏茶倒水。朱灿说:你们夺了南陽关,我们正要看你们去,你们倒来了。伍天锡说:在南陽关我就听说了你的大名,而且知道你和我兄弟伍云召是把兄弟,所以特来看望。朱灿说:我听我义兄说,还有个叫伍保的,他现在在哪儿?伍天锡便把伍保阵亡的事说了说。伍天锡问道:我听城中父老说:我兄弟伍云召是从朱家庄走的,不知他奔哪里去了?朱灿说:别忙,让我想想。张德禄说:我这兄弟嘴笨,我说说吧!他就把伍云召突围到了朱家庄,朱灿假扮周仓显圣,吓走宇文成都、尚师徒,伍云召进村认义母和托篱寄子说了一遍,又说:伍云召离开朱家庄,他去河北凤鸣关投奔他岳父李子通去了,临走留下话,让把这件事告诉你。朱灿娘叫儿媳妇把孩子抱进来,给他大爷看看。伍天锡接过孩子,朱灿娘说:你好好看看,这是你们伍氏门中的香烟后代。伍天锡一看见孩子,便想起伍家被害的种种事来,不觉泪流满面,说道:孩儿呀,孩儿呀,你快点儿长,长大以后,大爷好教你练武,练好武艺给咱伍家报仇雪恨!他一狠,不觉得浑身较劲,把孩子的脖子掐疼了,孩子哇哇地哭起来。朱灿娘说:你跟孩子较什么劲呀?伍天锡嘿嘿傻笑:我净顾发誓了,把手里的孩子忘了。朱灿说:你们饿不饿?伍天锡说:不瞒你说,真饿了。张德禄赶忙张罗摆酒做饭,有现成的酱牛肉,腌鸡蛋。大家落座,开怀畅饮。饮酒之间,伍天锡劝朱灿带着众人搬到南陽城里去,这样,人马可以合在一起,而且有城可守。大家都说有理。商量定了,朱灿过了几天带着村民搬到了南陽城里,南陽城又渐渐成了人烟稠密,货物集散之地,朱家庄就只剩下年老体弱的人看家护地了。

书中暗表,还真是京城的援兵到了。张大新告急的文书递到京城,可杨广每天不上朝,在后宫花天酒地,朝中的事都由丞相宇文化及代理,宇文化及接到文书,就派了他本家兄弟、兵部侍郎宇文化其挂帅。从镇殿将军中,拨了四名能征惯战的猛将,这四名是:飞龙将军姓石名真字子海;飞虎将军姓阎名斌字文波;飞彪将军窦如虎;飞豹将军铁开山。又拨了三千人马,让他们兼程赶路去帮办南陽关。

这一天,朱灿、张德禄、伍天锡、雄阔海一起喝酒。张德禄说:你们慢慢喝着,我说点儿事,你们听听有没有道理?三人说: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我说,人无头不走,鸟无翅不飞,既然咱们有这样的势派了,又占着南陽关,是不是扯起旗号来,大公子伍天锡您就当南陽王。当今昏君杨广无道,天怨人怒。从古至今有这么一句话: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无德者应当让与有德者。从今以后,您自立南陽王,招兵买马,聚草存粮,诸事办得再得民心,咱们势力还得一天比一天大,早晚要兵发长安城,皇宫金殿就不许咱哥儿们呆两天吗?你们听我说的对不对?朱灿和雄阔海说:对,有理!伍天锡说:立南陽王应当,不过我不能干,我要跟阔海去河北凤鸣关找我兄弟伍云召去,依我想南陽王还是让朱灿来当。雄阔海说:对,朱爷,你敢当不敢当?现在当南陽王,赶明天咱们杀到长安,你就是皇上。朱灿一阵大笑:我一个打柴出身的穷小子,我怕什么,我敢当。我是抱着推倒隋朝的心才造反的,你们大伙儿保我,我就敢当南陽王!那三个人都站了起来:您是南陽王,您当中坐吧,以后打到长安您就是皇上!朱灿便坐在了当中,他说:既然我现在是王,将来是皇上,你们赶快给我磕头吧!三个人真的离了座位,给朱灿跪倒磕头,口称:吾皇万岁,万万岁!朱灿说:行了,行了,我要是真当了皇上,我封你们哥儿三个为一字并肩王!三人一起磕头谢恩:谢主龙恩!说完四个人一起哈哈大笑。听到这儿,您会说,这不是起哄吗?不是,堂堂大隋朝就是被这些有肝胆的义士闹来闹去闹翻的。

张大新一看是救兵到了,急忙开北门把援军接进城里。张大新设宴接风。在酒席宴上,宇文化其问起朱家庄谋反的事,张大新便把朱灿如何厉害、刀劈四将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又说道:宇文元帅,朱家庄的事先搁一搁,现在南陽关城西来了几千响马,十分厉害,他们打听伍云召的下落,每天在城外叫阵,要抢夺南陽关,请元帅先杀退这一支人马吧!宇文化其说道:你放心吧,这四位镇殿将军都是朝中有名的上将,我们一路劳乏,先歇兵三天,然后去杀退这股贼寇。四位镇殿将军也都说道:张总兵官,有我们四个人,你就不用担惊受怕了。三天之后,我们斩下响马的首级献于台前!

过了几天,南陽关四门挂起了南陽王的旗号,旗是长方形的杏黄旗,上有红葫芦罩顶,左右青缎子镶边,下摆白缎子的灯笼穗,旗上面横绣三个字:南陽王,下面正中一个大月光,上绣斗大的一个朱字。张德禄帮助整顿队伍,又贴出告示陈述叛反隋朝之理,招兵买马,聚草存粮,一些被逼破产的穷百姓纷纷投军,人是越聚越多,势力越来越大。后文书说到四平山截杀昏君杨广,一共有十八路反王,这朱灿便是头一路反王。

到了第四天,早早用过了战饭,宇文化其传命令,点齐两千人马,四位镇殿将军顶盔贯甲,罩袍束带,收拾停当。张大新带着奚松、平长、钱来、费命,准备出城一战。响了三声号炮,城门大开,人声呐喊,人马贯出,越过吊桥,拉开了长蛇,列开了阵势。

伍天锡、雄阔海看着南陽关已经立稳了脚跟,便向朱灿、张德禄告辞,要去凤鸡关找伍云召。临走,又嘱咐说,如果隋朝兵伐南陽,这里人要不够,可以去调陀螺寨和金顶太行山的人马。还说找到伍云召,他们要尽快返回南陽关。二人去了不提。

伍天锡、雄阔海早知道城里来了救兵,说不定哪天就会出城交战。今天一早接到探马报信,也点齐了两千人马出营奔西门迎战,两军把阵势摆开。今天有元帅宇文化其压阵,有四位镇殿将军保驾,张大新小胸脯也挺起来了。这么些日子,他头一天气顺,也敢大口出气啦。他在宇文化其身边比比划划,摇头晃脑,是万分的得意。

再表河北凤鸣关元帅李子通,他已经听到了伍家全家被抄斩的传言,可是不敢全信,心里老是嘀咕。这一天,忽然有人禀报:您的门婿伍云召来啦!伍云召抢步来到屋里,跪倒在岳父面前,放声痛哭:岳父哇!李子通一看这惨情,知道全家被杀是真的了,眼泪也跟着下来了。他忙把伍云召扶起来,一问起伍家的事,爷儿俩又哭了。李子通说:我那苦命的女儿,她怎么样了?我临出城的时候。她尽节身亡了!李子通当时就背过气去了。当初在长安城,李子通和伍建章的关系最好。李子通最喜爱伍云召,爱他文好、武好、人品好、相貌好。他自己没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凤竹,二女儿叫凤兰。李子通就把大女儿凤竹许配给了伍云召,夫妻十分和美。伍云召时常进府和岳父谈文和诗,讲武论阵,爷儿俩很是投缘。凤竹生了个女儿,不幸这女儿没满月就夭折了,凤竹产后受风也死了。从此,伍云召不去岳父家了,他是怕岳父、岳母见着他就想起自已的女儿,心里难过。李子通看伍云召太懂道理了,又把二女儿凤兰许配给了他。今天一听自己的二女儿也死了,能不背过气去吗!他真动心了。等李子通醒过来以后,伍云召把李氏写的信交给了岳父。李子通一边看信,一边落泪,他说:云召,你不要着急,先王己死,我去找靠山王杨林,他是个明文讲理的人,他不会饶过昏君杨广的。如果杨林不能秉公评理,我也反了。还没等去找杨林辩理,伍天锡、雄阔海来啦。大家见面,悲喜交加。这俩人就把在南陽关立朱灿为南陽王的事说了,他们力劝李子通也立起反旗,伍云召对李子通说:岳父大人,咱们去找杨林,我看也是空费口舌,就是他评了理,人全都死了,再有理还有什么用!李子通听众人这么一说,决心已定:反,反了吧!第二天凤鸣关城上便扯起了反旗,李子通自命为河北凤鸣王。

伍天锡、雄阔海等人往对面观着,今天南陽关的兵将比上次可是威风多了。真是盔亮亮,甲层层,刀槍似麦穗,剑戟似麻林。正中高举着帅旗,两旁多了几位人高马大的战将。伍天锡对雄阔海说:哥哥,对面添了不少战将,可够咱们哥儿俩打的!兄弟,我看他们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们先打,你们打不过来,我最后包圆儿。反正今天要把他们杀个落花流水,就势夺下南陽关!行了,哥哥就这么办啦!

南陽关反了,凤鸣关反了,难道杨广不知道吗?早有折本进京,可都被丞相宇文化及压下了。杨广甚至一、两个月也不上朝,即使宇文化及把本给他,他也顾不上这事了。他自打登极以后,立即纳了父王的宣华、容华二位夫人,嫌宫女太少,又下了一道旨意,要在全国选出色的美女送往京师。杨广这道旨意缺了大德,使无数年轻美貌的姑娘受到侮辱和迫害,各处的地方官趁机敲诈勒索。许多人家为了不使自己的姑娘被选中,卖房典地运动官府,许多人家骨肉分离,有的姑娘自尽身亡,退一步说真要是美女被送到京帅应选还算是万幸;有的到不了京师就被官员糟踏或转卖为娼。这笔罪恶全要算在杨广身上。

再说隋兵这边,宇文化其对众将说道:诸位将军,你们看,对面的响马也列好阵了。哪位将军第一个出阵,去立头功呀!话音刚落,四位镇殿将军都要求第一个出阵。宇文化其一看大家都争着要去,心里高兴了,就说:诸位将军别争,为大将者就要杀敌立功,报效国家,大家还是轮番出阵,把草寇斩尽杀绝!飞龙将军石真石子海说道:元帅,来的这几位镇殿将军里我是头一位,我就去打头阵吧!宇文化其说:好,那我祝将军马到成功。铁开山在一旁说道:石大哥,刚才元帅说了,大家要轮番出阵。你赢了头一阵,就回来,让我们也杀敌立功,要不我们白来一趟。四位镇殿将军一阵狂笑,一个个都腆着胸,撇着嘴,根本没把伍天锡、雄阔海他们放在眼里。宇文化其传令擂鼓助威。一阵人声呐喊。飞龙将军石子海双脚一踹镫,马冲出本阵,来到当场。

杨广终日不朝,每日在后宫亲自选美,选上的成为嫔妃,不够嫔妃的即为宫女。他选上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并有宫女五千人。前者陈朝好色之徒陈后主有美女十院,杨广宫中的美女超过了陈后主一倍。他是更加荒婬无耻,是个双料的酒色之徒。

伍天锡、雄阔海等人往对面观看,见来人跳下马平顶身高够一丈,长的不胖不瘦,虎虎生威。头戴一顶黄金打造的四棱冲天盔,身披锁子连环龟背黄金打造的护心甲,背后四杆护背旗,黄缎子镶心,上绣兰龙。胯下一匹白马,掌中一条金镫槊。往脸上看,面如油粉,宽脑门子,下额挺窄,两道抹子眉,塌鼻梁,翻鼻孔,火盆口,大耳搧风,一副短钢髯。出得阵来,耀武扬威地叫阵。伍天锡说:兄弟们,出阵的这位可是了不起。他问宋康、于风、班齐、兰江等人:你们知道他使的是什么兵刃吗?众人答道:我们不知道。他使的兵刃叫朝天大马镫,也叫金镫槊,我听我叔叔伍建章说过,凡是使这种兵刃的,没有膂力顶不住,没有本事的学不了,所以使这种兵刃的能耐小不了,这种兵刃是皇上銮驾里的执事,只有镇殿将军才能用。谁出战他,可要格外小心。伍保说道:大公子,待我用双锤去会他!你出去,可别大意!您放心吧!说完一摆双锤,催马前撞,两人碰面各自扣镫。伍保说道:对面是什么人?你报上名来!石子海一阵大笑:我告诉你,我主万岁大业天子金殿之上镇殿将军,加封飞龙将军,我姓石名真字子海。贼寇你也报上名来!我是南陽侯伍云召的家将,我叫伍保。敢情你是反臣家的人,我正要捉拿你!伍保刚才听伍天锡说这个人本事小不了,他要抢个上手,一踹镫,马就上来了,双锤举火烧天奔石子海的头上砸来。石子海想:啊,两将交锋论理应当是长见短不容缓,短见长不用忙,这个使短兵刃的怎么先动手?看来这个人不是什么高手。石子海用槊头一打伍保的左手锤,当啷一声就磕出去了,跟着一换身用槊杆压住他的右手锤,说时迟,那时快,一抡这槊奔伍保的头顶砸来。只听得噗的一声,要知伍保性命如何,下回交代。

杨广弑父篡位的第二年,他在金殿之上传旨,正式改年号为大业,册立肖妃为皇后。为了庆祝此事,杨广下了一道旨意,天下合国,各州府县,一体禁牢大赦。赦来赦去,单表山东东昌府东阿县赦出一位惊天动地的大英雄。要问这位大英雄是谁,下回交代。

本文由美高梅澳门官网发布于故事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挥铁棍阔海杀骁将 入雄关朱灿称反王

关键词:

上一篇:为您

下一篇:没有了